软体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体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90广陵绝响绝了一世风流[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13:46 阅读: 来源:软体床厂家

广陵绝响,绝了一世风流

那个时代,我只知是一个乱世。

对于乱世中的故事,我常带着一种复杂的情绪。也许,乱世本身,就复杂的让人难以逼视。

魏晋,于我而言,那个时代是那么遥远,那么陌生……

都道时势造英雄。朔风冷冽、血染金戈的场面,确能使人心灵跌宕;将军百战、视死如归的豪情,也足以让人涕泪横流。然,看得多了,也不禁倦怠。再在书中看到“魏晋”之时,便匆匆翻将过去。乱世英雄,不过尔尔……毕竟,已是那般遥远了。

记不清何时,“魏晋风流”这个词语冲入脑海,于是,我又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向来避而不看的朝代了。

风流,是我喜欢的词汇。正是风流,成就了诗篇;正是那些狂放不羁的风流才子,得以把历史的情感沉淀在字里行间,得以让他们不随着时间而风化,而乱世中的风流,想必是最为淋漓尽致的罢?

带着惊喜,我翻开了魏晋时期的历史,去寻找“风流”的影子。那个并不陌生的名字,霎时间便映入眼帘:嵇康。

嵇康,子叔夜。那样耳熟能详的名字。

嵇康之好友山巨源如此曰:“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巍峨若玉山之将崩。”

那该是如何俊美的一个男子?

余秋雨先生曾说,嵇康堪称中国文化史上第一等的可爱人物。

试想,如果一个人有着龙章凤姿之容,惊世绝艳之才,一身傲然之骨,如何不可爱呢?

读嵇康的故事,我几度失笑。

如果有机会,真想到河南焦作的山阳去看看,只是不知,嵇康曾经打铁的院落,而今是否尚在呢?不错,正是嵇康——这个神采飞扬的俊美公子,曾在夏日里穿着薄衫,于院中打铁。这是我第一次哑然失笑:多么滑稽而又可爱的场景?

一篇《养生论》问世,嵇康的名字一夜之间遍传山阳,名人学士,纷纷赶来拜访。然而,嵇康喜欢清朴,不喜功利性的造访。所以,他在院中打铁为乐。埋头于“当、当、当”的敲击声中,到来的旁人先是恭敬,而后惊讶,嵇康却一概不理,只顾打铁。最后,这些人只得悻然离去。

这一天,钟会来了。这是个出身于名门望族之人。闻嵇康之文才前来会见。朝廷权贵又如何?嵇康便是嵇康,不喜权贵,他依旧埋头打铁。

“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嵇康头也不抬,只眄视而问。此时的钟会,已是在树下苦等了不知多久了。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见嵇康如此无礼,钟会自知没趣,愤愤而去。

这般简短的问答,看似毫无意义,但出自嵇康之口,却能成千古趣谈。面对权贵,竟如此傲然无比,想来便是嵇康极可爱之处了。

钟会还曾第二次拜访嵇康,手攥着刚写好的《四本论》,想请嵇康看一看。此时的他,已是当朝的中书侍郎。而这位中书侍郎,此刻站在嵇康这个地位不及自己一半的“小人物”门前,竟不住地发抖!嵇康始终在房里看书,房门紧闭,似佯装不知。整整两个时辰的苦候,钟会终究未能会见嵇康,他怏怏不乐地把稿纸从门底下塞了进去,而后慌忙“逃离”。能让这位当朝名士如此诚惶诚恐的,除嵇康外,再无人矣!

我第二次失笑,便是看到嵇叔夜那两封史上有名的《绝交书》了。

嵇康的好友吕安遭其亲兄,即嵇康的另一位好友吕巽诬告不孝。“不孝”之罪,在那个年代里,是当处死的重罪。罪案既定之时,无论是官场亦或是民众,一旦沉湎于怒斥罪责的痛快时,便无暇顾及事情真相了。尘世中的人,一旦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成为众矢之的时,他背后的冤情苦衷,已不再为人关注。即使知情者,也甘愿闭口不言,自处清净。在浮华躁动的时势,古往今来,这样的事皆难以避免吧?

然而嵇康,是正人,是君子。得知实情,当即写下《与吕巽绝交书》,公然站到了崇尚“孝道”的舆论者的对立面,同被判为“不孝”,当处死。他的地位实在太渺然,朝野中嫉恨嵇康的人也实在太多,欲加之罪,便是那样轻而易举,那样冠冕堂皇。

此时,嵇康的好友山巨源为救其性命,劝其出仕,寻求权倾朝野的司马昭庇护。然而,他不是别人,他是嵇康。

于是,他写下了史上有名的《与山巨源绝交书》,在书中痛斥好友不解自己本心,表明自己不堪礼法约束,不堪名利权贵。这一封书信,震惊了山巨源,也震怒了朝野。如此惊才绝艳而又桀骜不驯之人,若难以为朝廷所用,那他的下场,只会有一个!

明知好友救己心切,仍以此决绝之举回应么?但,也许这才是嵇康!

宁死不屈于强权!嵇康,本该如此!

这一次,我无奈地笑着。

“叔夜,当妻儿的泪眼现于你面前之时,无情的钢刀落于你脖颈之时,你是否依旧不悔?”我在心里默默地问着。

然而,不需回答。我知道,他依旧不悔!只因为,他是嵇康!

他的结局,我早已知道,却更不忍去看。故事还剩下最后一章……我颤抖着的指尖,翻过书页——

景元三年,八月,时日不详,嵇康被押赴刑场。

那一日,嵇康在刑场上大笑,我也跟着失笑,笑中早已含泪!

刑场之上,他依旧神采飞扬,依旧狂放不羁。盘腿而坐,木琴置于膝上。长袖一拂,十指齐落,琴音如穿云裂石,响彻云天!

广陵散!广陵散!

埋首于字间的我,仿佛听到了那遥远的琴音……

如同他的人一样,傲然不羁!我甚至已然看到,那些立于刑场边上的人,为他送行的也罢,幸灾乐祸的也罢,听闻此曲,皆瞠目结舌!

《广陵散》是嵇康最喜爱的曲子,但他从不愿在人前轻易弹奏此曲。狂傲如他,他认为,并非人人都有资格欣赏《广陵散》的。

曲终了。刑场蓦地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广陵散,于今绝矣!”他高声长叹。便是嵇康留给世人的最后一句话。

午时三刻,长刀闪着寒光,于嵇康身后抬起。

“不——”我无力地呐喊。然而,终究无力。

景元三年,八月,洛阳东市,血溅白衣,嵇康卒,时年四十。

自此,广陵绝矣!自此,一世风流绝矣!

掩卷,思绪从千百年的历史洪流里抽出,囊中羞涩地竟寻不出一个词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广陵,绝矣?”

我无声地问道。难道,技术发达的今日,我们也再无办法将此原曲完整地重现吗?

可转念一想,却为何要为之遗憾呢?广陵散,也许只属于嵇康一人罢?嵇康带着遗憾去了,广陵的意义又何在?

就让它成为绝响罢!就让它与嵇康同去罢!

这便是那个风流才子,留给世人最美的遗憾!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