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体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体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国门卫士铸忠魂记张家港检验检疫局

发布时间:2020-02-04 16:32:07 阅读: 来源:软体床厂家

1968年,张家港港开始筹建。

1983年5月7日,张家港港迎来了第一艘外国籍船舶——巴拿马籍“日本商人”号靠泊。

勇持彩练当空舞,把关服务也风流。此后的近30年来,张家港检验检疫局一线人员为了张家港港口的发展,为了确保国门安全,坚守“出入有境、服务无境”的工作理念,践行“宁可人等船、不可船等人”的服务承诺,充分发扬检验检疫“四特”精神以及“5+2、白+黑”精神,经受高温酷暑、风大浪险、连续作战的考验,有的轻伤不下火线,有的与家人聚少离多。在一场场没有硝烟的特殊战役中,在一次次与酷暑、与寒冬的较量中,这群国门卫士怀揣着如火激情,感染了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每一个人。近日,记者走进他们,用笔记录他们的工作轨迹,用心感受他们的工作苦累,用情体验他们的工作元素。

“废钢专家”战斗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

成立于2005年的张家港检验检疫局冶金工业园办事处,由综合科、检疫科和鉴定科组成,主要负责长江沿岸永恒码头、浦项码头、沙钢码头和永泰码头的现场检验检疫工作,担负着张家港市冶金进出口发展的重要工作。

12月15日上午9时多,记者在冶金工业园办事处见到了检疫科的两名检验员郁忠和冯进,他们负责海力1号和2号码头的现场检验检疫工作,由于这两个码头主要停靠装载废钢的外轮,他们工作的重点是检验废钢,郁忠和冯进因而有了“废钢专家”的美名。

9时30分,郁忠接到通知,海力2号码头马上又有一批废钢卸货。“快,一刻也不能耽误!”短短5分钟后,动作麻利的郁忠和冯进就带着记者来到了现场。

12月的码头,一阵阵刺骨的江风吹得人瑟瑟发抖。然而顾不上寒冷,只见郁忠和冯进一人手捧记录本,一人拿着一台放射检测仪严阵以待。很快,一辆接一辆满载着废钢的大卡车开了过来,抓钢机伸出它巨大的铁爪将废钢卸下,当铁爪“咣当一声”将废钢放下时,黑灰色的烟尘立即腾空而起,但头戴蓝色工作帽的“检验专家”却丝毫没有退却。“即便‘全副武装’了,每天下班回到家,脱下帽子,还是一脸一头的灰尘,我们都习惯了!”郁忠和冯进说道。

几分钟后,废钢被放平铺在货场上。“走,‘参观参观’我们的工作流程!”两位“废钢专家”带着记者走进了废钢堆。记者看见,郁忠就像电影中的扫雷兵一样,猫着腰,手里的检测仪紧挨着废钢表面,在冰冷而庞大的堆积物上进行地毯式扫描。一旁的冯进紧跟其后,一双“火眼金睛”不放过任何一个数据,并精确地记录下这批废钢的放射性数据。

原来,由于从世界各地进口的废旧金属来源复杂,其中有些金属放射性物质可能超标,它就像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甚至感觉不到的“刽子手”。但它对人体的影响一年半载不一定显现,时间长了,人的生命体征和生理特征就会发生某些变化,比如掉头发、发烧,甚至引发白血病等。郁忠已经在废钢检验的岗位上坚守了2年,每一次总是冲在一线,“我们代表国家执法,如果不严格把关,损害的是国家的利益。所以,在工作中我们必须全力以赴!”

冯进还告诉记者,废钢检验不仅仅是受到辐射的问题,他们每人都在坚硬、锐利、冰凉的废钢堆上被绊倒过,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伤疤。记者看到,在这两位“废钢专家”的小腿上果然有好几处伤痕。郁忠说,有一次一位同事摔得很惨,他在一堆结了冰的废钢上查验时,膝盖磕到了尖利的锯条,一下就把膝盖划了个大口子,鲜血把一堆废钢染成了一块块褐红色的花斑。

自从在废钢检验的岗位上任以来,除了白天需要现场监督、检测外,郁忠和冯进的下班时间就不再属于自己了。连续两年春节,他们都因为有外轮靠泊而无法和家人团聚。去年,郁忠加班多达100多天,晚上更是经常守在空荡荡的码头上提前等候。去年冬天,郁忠和冯进接到通知有一艘外轮将于晚上7时停靠浦项码头。那是隆冬腊月,天寒地冻,当他们终于等到外轮靠泊后,没想到船舱因为结了冰怎么也打不开,那一次,郁忠和冯进在船上露天的甲板上等了整整两个小时,船舱才终于被撬开。检测结束回到家时,已是凌晨1时……

站在一眼望不到头的长江口岸码头,30多岁的郁忠和冯进朝气蓬勃。2年来,他们用责任、使命、忠诚,检验废钢,货值 亿美元,帮助企业避免损失500万美元。

鉴定需谨慎 计重就是计钱

出入境检验检疫工作是一份没有规律的工作,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只要有货轮靠港,他们就得披挂上阵,随到随检。

这不,还没来得及休息片刻,下午1时,记者就匆忙赶往张家港检验检疫局港口办事处。半小时后,一艘美国籍外轮将停靠江海粮油码头,记者跟随检验鉴定科工程师刘新和肖光来到码头提前等候。

1时30分,江风凛冽,一艘外轮徐徐靠泊。舷梯刚刚放下,刘新和肖光便立即登轮开始水尺计重。“计重就是计钱,我们一定要在卸货前准确获取水尺计重的第一手测量数据,最大限度地维护企业的经济利益。”肖光向记者解释说。

为了准确测重,肖光蹲下身来,一只手撑在冰冷的钢板上,一只手拿着量油尺沿着油舱计量口测量油体的高度,脸也几乎贴在10摄氏度以下的船体上,透心凉的江风吹得他喘不过气来……这艘船载重3万吨,共分为4个大船舱,每次计重都先后两次打尺测量和取样,算出油体高度后再计算载重。肖光指着那个载重为7000吨的庞大油舱说:“在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上检尺,必须相当精确。我们要求每一次检尺误差不能超过2毫米。1毫米厚的误差就能导致油的总重相差半吨多,价值人民币近4000元,那可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啊!计重就是计钱,所以我们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不了解口岸工作的人总以为在口岸工作既轻松又舒适,但亲眼目睹、近距离接触后,记者才知道,“苦、累、脏、险”确实是鉴定工作最真实的反映。

东海粮油每年都要进口大量原油,每次卸货,轮船的甲板上总免不了铺满厚厚一层卸货时泄露的原油,行走时一不留神就会摔个四脚朝天。对此,刘新至今仍心有余悸。今年4月的一个星期天下午,刘新登上日本某油轮进行容量计重。甲板上四处都是油,这时,谁都没有注意,一个透气孔的盖板已经发生侧翻。当刘新小心翼翼地走近这个透气孔时,突然,他大叫一声,双脚很快滑了进去。情况紧急,其他检验员正在船舱测量,周围空无一人,当他整个人几乎快要陷下去时,他本能地用双手用力撑住了洞口,费了好大的劲,刘新才终于爬出洞口脱离危险,但他的左腿上已划出了几道深深的殷红血印,鲜血沾湿了裤管,两条胳膊也一阵阵酸痛。然而,因该批货物是从印尼进口的毛椰子油,货主为保证生产,要求紧急卸货。刘新想,要是自己先去医院,货物将被滞留,将耽搁企业生产。“时间就是效益!”刘新忍着剧痛坚持完成了鉴定。这一切都被日本船长看在眼里,他翘起大拇指用生硬的中文说:“中国检验检疫人员,好!”

自2009年张家港检验检疫局港口办事处挂牌成立以来,刘新和肖光所在的检验鉴定科严格把关、规范计量,在政府和企业中都得到了高度评价。东海粮油物流事业部经理曹晓东就曾说:“东海粮油每年要从国外进口大豆250万吨、毛豆油30多万吨,因此,我们对张家港检验检疫局检验鉴定科的工作人员,特别是刘新也最了解,他们对工作就是这样兢兢业业”

据统计,仅今年1—11月,他们就在进口的137万吨油脂中,共检出短重超5‰的各类进口动植物油脂94批、2016吨,为企业挽回损失1200万元。

和木头打交道不是件容易的差事

12月15日下午2时30分,张家港苏润码头。

初冬的阳光虽好,但此时的江风吹在身上已然还是冷。从巴布亚新几内亚航运过来的2000多根原木,经木材检尺站工作人员三天两夜奋力卸下后,分堆安静地躺在码头场地上。在最终到达货主手中之前,等待着张家港检验检疫局植检科年轻的木材检验检疫员朱君和陆军开展后续检验检疫工作。

“前两天,这批木材卸货前我们已经做了表层检疫,虽然发现了一些有害物的危害状,但不严重,所以开具了准卸通知单。今天场地检验检疫工作可比表层检疫要复杂得多,每一堆每一根木头都得仔细检查。你怕天牛、蠹虫这些东西吗?”朱君这么一问,跟着他们前去场地检查的记者开始担心起来。

我们从1号堆开始检验,只见他俩从随身携带的工具箱里拿出了宝贝——纸型管、榔头、镊子等。根据表面不同的危害状,经验丰富的两人可以八九不离十地判断出木材中存在哪类有害物。检查到第12号堆的时候,朱君扒开一根木头的树皮,“快来看,这里面肯定有天牛,危害状还是新鲜的!”记者有些兴奋,但还是有些害怕。凿开表面,我们果然看到了两只天牛幼虫,一只天牛成虫。朱君用镊子将它们夹出放进两个纸型管,准备带回木材实验室进行化验。陆军在另一堆木材中也发现了近20条活的长小蠹属(非中国种)。“这些都是较为常见的危害物。但具体是什么种类,还得拿回去化验。别怕,这些不具有攻击性。”陆军笑着说道。下午5时30分,天色渐暗,江边码头越发寒冷,还有两堆木材没有检验。“加紧些,把这批木材都复查完,明天就能出具检验检疫报告了,货主的时间可耽误不得!”陆军和朱君在瑟瑟寒风中加快了检查的速度。下班时间早已过去,可考虑到货主的利益,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坚守。6时多,夜幕完全降临,复查任务终于完成,带着紫天牛属、扁锥象、乳白蚁属(非中国种)等“战利品”,我们这才踏上归途。

朱君和陆军是成天和木材打交道的检验检疫人员,他们的工作并不是件容易的差事,记者体验到的仅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张家港口岸是我国海运进口木材最大的集散地,近年来,平均每年进口木材300多万立方米,进口国别遍布非洲、东南亚、大洋洲、南北美洲及欧洲5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口树种累计多达500余种。这些木材在到达货主手中之前,都得经过朱君和陆军两人的检验和检疫,可想而知他们的工作量是何等庞大。除了材积、木材种类的鉴定、品质的检验外,由于进口原木是携带疫情最为复杂的植物产品,他们得严格把关,一旦发现有害生物,必须进行撒药、熏蒸等除害处理,达到要求后才出具货物放行通知单。正是有了他们的的严格把关,张家港木材市场已成为广大消费者和贸易商公认的“放心市场”。

今年上半年,该局植检科连续3次查获进口木材材种申报不符案。某企业向检验检疫部门申报了3批进口“亚花梨板材”,集装箱到港后,朱君和陆军对其进行了检验检疫,经现场检验取样、实验室鉴定,确定实际到货材种为苏木科的一种杂木,市场价值很低,与申报明显不符。“经过我们排查和及时与进口商联系,了解到此批货物是通过国外中间商定的货,之前进口商没有与该家中间商从事过木材贸易,缺乏对木材贸易特别是材种鉴定的必要知识,货物损失达10万多元。因此,我们马上出具检验报告,帮助企业进行索赔。”朱君告诉记者,服务企业、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是他们的工作目标。

据统计,今年1—11月,张家港口岸共受理报检各类进口木材2757批、297万立方米,货值8亿美元。其中,检出材积短少467批、15230立方米,品质不符7批、1740立方米,对外索赔481万美元。

数字的背后,是他们艰辛的付出。

采访手记:

“出入有境,服务无境”是张家港检验检疫局的服务理念。在为期一天的体验生活中,无论是与“废钢专家”郁忠、冯进的亲密接触,还是目睹刘新、肖光两位鉴定工程师对外轮进行鉴定和计量,抑或是跟随朱君、陆军两位年轻木材检验检疫人员的实地“操练”,记者清晰地感受到这种服务理念在他们心中早已生根发芽,并开出了美丽的花朵,结出了丰硕的果实。

在普通人眼里,检验检疫人员是一群捧着“铁饭碗”的人。殊不知,这群头顶国徽、肩扛天平的“国门卫士”为了地方经济和企业的不断发展,在各自的岗位上孜孜以求着,努力捍卫着,辛苦坚守着。“5+2”、“白+黑”、“7×24小时”是他们工作的常态;能吃苦、愿奉献是他们对待工作的态度;“最可爱的人”、“你们是好样的!”是他们常常能收到的各界褒奖。

张家港检验检疫局已经成立了11个年头。11年来,她和港城一起成长,并始终围绕自身职能,致力于服务全市开放型经济的发展,同时也全面带动了全局业务量的持续攀升。近5年来,年业务增长率基本保持在10%以上,共检验检疫出入境货物34.8万批、货值453亿美元,比“十五”期间分别增加48%和54%。签发各类优惠原产地证10.1万份,为企业争取进口国关税减免19.2亿元人民币,对外索赔1亿美元。2008年4月,和地方政府一起,成功创成全球首个国际卫生港口,为我市对外开放和招商引资营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保障了港口卫生与安全,提升了张家港港口的国际形象。目前,张家港海运进口木材、油脂和羊毛数量列全国同类口岸第一,进口大豆、化工品和棉花数量居全省口岸第一。今年以来,张家港检验检疫局更是大力开展“检港同行”、“负责任地做产品”、“质量提升专项行动”等系列活动,打造服务品牌,决胜“三大硬仗”,推进协调发展,服务经济转型。

“全国文明单位”、“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先进单位”、“全国青年文明号”等这些“国字号”荣誉,是给张家港检验检疫人最好的回馈。

满园硕果犹在目,又蕴惊雷发春华。相信在2011“十二五”规划启动之年,张家港检验检疫人将不负众望,继续高奏凯歌、一路前行!

(江苏张家港检验检疫局 )

一对一在线咨询

北京军海医院

挂号平台

挂号平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