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体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体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危房倒塌事故近年频发还有多少人住在危房里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2:27:04 阅读: 来源:软体床厂家

危房倒塌事故近年频发 还有多少人住在危房里?

原标题:还有多少人住在危房里?

5月4日清晨,上海虹口区一老式居民楼发生倒塌,造成两死三伤。此次倒塌房屋始建于1957年,距今已有近60年历史。事故发生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因为在一些城市,还有不少低收入的市民和打工群体租住在类似的破旧危房里。

要不是便宜谁住这里

荔湾区位于广州城西,旧称“西关”,这里的大批老建筑在默默传承着岭南的独特文化。因建筑时间较长,且大部分为砖木结构、混合结构房屋,不少房屋破损严重,存在严重安全隐患。

广州市荔湾区逢源街恩洲南横街48号,是一栋五层的老式住宅。黑洞洞的房间,风化脱落的墙皮,摇摇欲坠的阳台天棚,杂乱的电线,都明显说明这是一栋危破房。房东不在,租住在此打工已几年的李先生告诉记者,他们来自湖南,一家三口租下一楼,共30平方米,月租500元。

“要不是因为便宜,谁会在这里住?”李先生告诉记者,房子老化是一个问题,另一个问题是一下雨就被浸。他指着门口的湿沙袋告诉记者:“昨天刚下雨就水浸了,沙袋都挡不住,里面房间的雨水现在都还没清理干净。”

在何家祠社区,一位年轻的外来工告诉记者,该社区有不少上了年纪的危房,“七八十岁乃至百岁的房子很多,一到下雨天就普遍漏水。本地的老业主很多都因此搬走了,剩下的房子租给外地人。”

与高楼林立的重庆中央商务区解放碑仅一街之隔的十八梯棚户区,一直被看作重庆的“贫民窟”。2010年启动拆迁以来,由于涉及户数多,情况复杂,到现在拆迁工作尚未完成,一些已挂上危房标识的房屋现在仍有人居住。

走进十八梯棚户区,记者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脏乱差”。抬头,可以看见各种电线不规则地“东拉西扯”;低头,则垃圾污水四处横流。记者注意到,待拆迁的十八梯棚户区实际上是在一条并不宽敞的石梯步道两旁,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的各种房屋和临时棚屋。

危房倒塌事故近年频发

因老城区危破房数量多,加上缺乏维护或监管不到位,近年来,广州市频频发生倒塌事故:2012年7月,荔湾区华贵路厚生里5号一栋高龄砖木结构危房倒塌,其隔壁两栋楼房受牵连,一名70多岁老人被砖头砸伤;同年8月,位于越秀区中山四路芳草街的一栋砖瓦房疑因年久失修倒塌,3户居民受灾,周边10多户群众受影响。

“‘雨天怕塌屋,晴天怕着火’,这曾是广州市老城区的真实写照。”广州市国土局荔湾分局党组书记尹毅说。

“今年4月发生的宁波塌屋事件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许多危破房就像饼干,存在类似‘粉碎性垮塌’或‘脆性破坏’的潜在危险。”广州市国土局荔湾分局副局长黎向慈说,“2005年前,危破房每年的出险率为40至50宗;近年来,经过改造,每年的出险率降为10至15宗。”

“尽管如此,危破房尚未得到彻底根治,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居住人口在增长及房屋过度使用,荔湾区的危破房数量仍有不少。”黎向慈坦言。

黎向慈说,目前,质量最差的危破房大多建于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其中许多是国企的宿舍房,“这批房子普遍‘超龄’和‘超功能’使用,目前处于非常危险的状况,存在大面积垮塌的可能性。”黎向慈分析,荔湾区这类危破房至少有二三十万平方米,整个广州市估计超过百万平方米。

不能等出事了再改造

在采访中,许多基层官员反映,危破房改造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建设、规划、文化、房管、街道办等多个职能部门,但在实际工作中,各个职能部门各自为政,职责不清,难以形成合力。“荔湾区至今未能形成危破房改造的相关配套政策。”广州一位官员抱怨。

“危破房改造,资金问题是最头痛的问题。”黎向慈说,近年来,广州房价飞涨,随着荔湾区连片危房改造面积扩大,危改动迁、建设、开发资金一路攀升,据测算,改造恩宁路项目、龙津路项目等五个大连片改造项目,共需资金36.6亿元,目前仅恩宁路项目明确12亿元改造资金来源,其余项目尚在筹集中。

“不能等出了事再去改造。危破房改造涉及面广,推进难度大,但死神随时都在向住在摇摇欲坠危破房里的居民逼近,改造工作迫在眉睫。”专家认为,各级政府应将危破房改造当作涉及群众生命安全的首要任务来抓。

据新华社

昆明泥罐

成都不锈钢板材

海南擦窗

安徽杀菌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