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体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体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男孩精神分裂被锁小屋447天精神分裂症的表现-【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01:01 阅读: 来源:软体床厂家

这一令人扼腕的悲剧,在军涛家人和乡亲们看来又是如此的无奈:重度精神分裂症,让曾经成绩优异、本分内向的军涛变成打人往死里打,连父母、兄弟、幼儿、老人都不放过的“大魔头”。漫漫治疗路掏空了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未来在哪里,军涛家人看不到。

山村里的双面人

即使被发病的哥哥刘军涛打得口鼻流血,9岁男孩刘海(化名)仍不恨哥哥,他依然记得,小时候受欺负,总是军涛站出来护着他;哥哥在学校买个咸鸭蛋,在床头放一星期都舍不得吃,就为了带回来给他尝尝。

而在初中同学小裴印象中,刘军涛整日埋头苦学,不仅高分考上当地重点中学嵩阳高中,和同学也处得很好。

47岁的张楼村村民张春锋也不曾想到,2012年初,这个曾经勤学、内向、懂事儿的高二男孩竟然变了模样:刚开始是犯迷糊,如醉酒般仰着脸傻笑着在村里转悠,说是要“找灵魂”;后来性情大变,抢小朋友的玩具、零食,捡苹果核、鸡骨头啃,甚至当众大小便。

那两年,母亲宋玉红带着军涛去了巩义、禹州、洛阳、郑州大大小小七八家医院,药吃了不少,但军涛却愈发无法控制自己,他会掐着脖子把弟弟拎起来,用脚跺弟弟的头,会拿乒乓球拍往宋玉红头上猛砍,跺小卖部的门,打素不相识的小朋友。

等军涛恢复平静,父亲刘建然抱着他痛哭,“孩儿,你下手太重,(要是把人)打伤了,你爹给人家治治;(要是把人)打死了,你爹一辈子抬不起来头。”

被拴住的青春

宋玉红并不明白,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分析报告中的“精神分裂症”是什么意思,但她明白,儿子的蛮劲越来越大,再也摁不住了。

2015年5月,宋玉红把儿子送到洛阳一家精神病院,但每次会见都心如刀绞:“不管咋治疗,他还是一犯病就把人往死里打,整天闹着要回家,一见俺的面,豁出命来往外冲。”

再往后,家里实在没钱付医疗费,只能接他回家。趁儿子清醒,刘建然劝他:“你要是跑到外村,人家不知道你是犯病咋办?你打人家,人家不打你啊?”

军涛能听懂,嗯嗯直点头,可一旦犯病便无法自制,拎着木棍追着爸爸、妈妈和弟弟满村跑。亲人有家不能回,乡邻见了躲着走,62岁的村民张进虎说,军涛犯病打人时不出血不停手,而附近不远就有个小学,村里青壮年外出打工,一旦军涛犯病,村里的妇孺只能连躲带逃。

“我不是怕被孩儿打,是怕他酿出大祸啊。”刘建然狠狠心,喊上两个亲戚,把儿子腿脚拴上铁链,绑到20厘米厚的大磨盘上,关到废弃的老屋里。

军涛想挣脱这锁链,手腕、脚腕被磨得皮开肉绽,宋玉红看了心疼得掉泪,却不敢开锁:“给他送做好的卤面,他隔着窗砸出去,没日没夜地喊着父亲和另两个亲戚的名字叫骂,说‘要出去给你们打死’。”

整整447天,军涛被锁在10平方米的房间里不见天日,哪怕铁链磨破了脚踝,长到皮肉里,都没人敢放他出来。

打不破的锁链

12月21日下午,见到河南商报记者时,刘军涛躺在床上,面无表情。他的床靠着一扇破败的窗,呼啸的冷风通过破碎的玻璃吹进屋,稀释着屋里浓重的屎尿味。

这个面容清秀的男孩儿很配合地展示手腕上的伤疤和脚腕上的纱布,但却用一两个字或嗯、啊的语气词回应问题。

“想不想出去转转?”记者问。军涛扭头看着墙上的手掌印说:“不想。”

铁链长期捆绑,让军涛觉得“腿老疼”,身体也不如以前强壮;长期的“囚禁”,让军涛习惯了小屋里的生活。“有形的铁链子好拆,孩儿的心也被铁链锁死了,打都打不碎。”一位志愿者感慨,但这种感慨立即被军涛母亲反驳:“关在屋里,不跟外面接触,他倒能平静,若要放出去,受到点啥刺激,谁都控制不了他。”

疾病早期症状

大部分病人属慢性起病,工作的积极性和工作能力下降、学生学习成绩下降,对人冷淡,与人疏远,对外界事物不感兴趣,对家人不知关心照顾,生活懒散,敏感多疑,性格改变等。部分病人可有失眠、头痛、头晕、无力、情绪不稳等不适感及神经症症状。部分病例可急剧起病,临床上多表现为突然兴奋、冲动,言语凌乱,行为紊乱,片断幻觉和妄想。

火柴人联盟2无限火柴破解版

小虾米闯江湖无限元宝

恶灵退散BT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