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体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体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对话许鞍华人人都说不行但你拍出来行这就很过瘾钟祥

发布时间:2020-10-18 14:29:23 阅读: 来源:软体床厂家

摘要:许鞍华是华语电影史上不可替代的导演之一。

上周末,半部香港电影史·许鞍华电影系列周活动开幕式暨《黄金时代》放映在上海师范大学举办。

200张入场券在开票5分钟内被抢完,没抢到票的索性就到现场排队,更有人拖着行李箱从全国各地赶来。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见到许鞍华。

黑框眼镜,黑衣黑裙,黑色挎包,淡淡的口红。提前15分钟入席,微笑着迎接一张张充满期待的脸庞,耐心地满足一个个签名、合影的请求……人们也许很难相信,眼前这位笑容爽朗又有些俏皮鬼马的,就是13次被提名、六度捧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奖的许鞍华。

许鞍华不像个“大导演”,事实上,她也从未把自己看作“大师”或者“大导演”。对于电影带给她的名气,她只是说:“自己所经历的风光,就是人们在电视中所见,不多不少。颁奖典礼完,独自乘计程车回家,吃自己煮的即食面,其实和普通人无分别。”

但是,入行近40年,取景地遍布神州大地,拍摄几十部电影、电视作品的许鞍华又确实是华语电影史上不可替代的导演之一。用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戴锦华的话说:“许导的影片很有意思,但不强势。每个人可以选择自己的方式进入她的电影,也是进入自己的生命,进入20世纪中国的历史。”

如今,71岁的许鞍华依然活跃,依然在创作着。

对话

如果什么东西都直接是电脑做出来的,我就有点发火

上观新闻:现场有您的影迷专程带着《许鞍华说许鞍华》这本书来请您签名。您在这本书里自述了从影以来的创作经历,并对每部作品的优劣得失做出自我检讨,似乎很少有导演会这样回顾自己的作品。

许鞍华:我其实没想过这本书会出版(笑)。1992年我认识了这本书的作者邝保威,那时他在香港浸会大学念电影,写的论文就是研究我的电影。当时他说,不如我有空就访问你一下,然后把它写成一本书。我猜他自己都没想到最后真的能出书,我们就是有空就像谈天一样面对面坐下来,一部部戏有系统地讲过去。到1999年,他告诉我要出版这本书庆祝自己结婚。

看到书出来之后,我挺高兴的。说实话,经过几年之后,当时说过哪些话我可能都记不太清了,但他一段段整理地很清楚。看这本书能够让那些不搞电影的人知道,原来在香港拍电影是这么一回事,一部电影是这么做出来的,不同人的态度是怎样的……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看这本书,反正说过的“坏话”也收不回去了,但总体还可以接受。

上观新闻:您在书里说,当时拍银幕处女作《疯劫》的时候看中一个取景地,但一开始屋主不同意租借。您试了几次,第三次是半夜睡不着就买了盒曲奇、跳上小巴跑去央求,结果对方同意了。为了一个心仪的取景地这么“拼”,这是您性格使然吗?现在依然会这样做吗?

许鞍华:还真是这样。现在还是会去争取,但不会像之前那样半夜三更出去了。最近几年,就是拍《天水围的日与夜》的时候,饰演儿子的梁进龙一开始试完镜不愿意拍,走了。后来我就根据地址,在一个晚上找到他在大埔的家里和他妈妈讲,这件事情就成了。如果不去(找他),那就没了。

上观新闻:《天水围的日与夜》当年斩获了第2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最佳编剧等大奖,也是很多人心目中香港电影的代表之一。有人说,您把普通人的市井生活拍得特别真实动人,这是怎么做到的?

许鞍华:其实拍戏最好的时候是你恰好遇到一个东西,比如正好有飞机从天上飞过,而你把它捕捉下来,效果也很好。这是不能预先知道的,所以挺高兴的。

我拍《天水围的日与夜》也是这样,大家觉得母子吃饭的戏拍得特别好,秘诀其实在于厨师做的菜真的很好吃。简简单单的蚝油冬菇、炒滑蛋,但是味道好极了。当时演员都说,今天不吃饭了就等着吃这些菜了。拍的时候我没有等很久才开机,而是菜一做好、还冒着烟的时候就开始拍,演员的演出状态也不一样了,所以效果那么好。这真的是碰巧,怎么准备也准备不出来的,立刻抓住就好。

上观新闻:您似乎对真实生活的细节和美好瞬间特别执着,是这样吗?

许鞍华: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以为(追求真实)是应该的。我没想到有些东西是可以(用电脑)制作出来的,所以我现在有点抗拒特效。如果什么东西都直接是电脑做出来的,我就有点发火。比如说拍一个街道,人家说背景(用电脑)做一下,我就会发火。做什么呢,怎么做呢?不是给我放几棵树在那里就行了啊,是要去考据的呀。

要有一个价值上的平衡,还是拍戏本身比宣传更重要

上观新闻:您当年出道先是帮电视台拍节目,后来自己拍电影,那时候香港的电影电视工业体系就已经比较成熟了,而当时内地相对还比较欠缺。但是近年来,内地的电影电视工业发展迅猛,也出了很多作品,您对此有没有关注?

许鞍华:我觉得内地电视剧制作的进步是让人惊讶的,尤其是在两三个月这么短的时间内拍出来的作品,它的质量和吸引力都是惊人的。电影方面的进步也让我们这些“老导演”吃惊,甚至我们觉得自己是不是可以“退休”了(笑)。这些都是好事,不然难道永远都是我们在那里拍吗?有新人出来很好。

上观新闻:最近您看过哪些作品印象比较深刻?

许鞍华:近期看的《我不是药神》等等,都很好看。

上观新闻:近几年中国电影票房每年都在破纪录,青年导演们也都很卖力,常常为了宣传电影,每天换一座城市、不停地跑路演,还会上很多节目,并且在社交网络上进行推广。现在导演为电影的付出很多,不局限于完成作品的拍摄就好了,这和您当年拍电影的氛围是否不太一样?

许鞍华:我觉得如果个人的身体和精神可以负担的话,其实所有导演都是愿意这样去为电影付出的。不过我认为要有一个价值上的平衡,还是拍戏本身比宣传更重要。走红毯也好,上节目也好,拍戏这个正业还是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

现在的问题在于,拍了一部戏,如果不去参加电影节竞赛单元,或者不去走红地毯,大众可能根本不知道这部戏的存在。现在走红毯的重要性越来越和拍戏本身的重要性并列起来,这就搞错了。有时候我自己也会迷惑,但还是要把精力投入到拍戏、筹备工作上面,而不是老跟别人交代这个戏怎么样。

上观新闻:前一阵您被邀请担任《我就是演员》助阵嘉宾。这是您第一次参加这类综艺节目,播出后在社交网络上还有很多年轻人转发您的gif动图片段,说“被许导实力圈粉”。当初怎么会答应的?

许鞍华:当时节目组想找我去,问我有没有空,让我看一段表演然后坐在那里评点,我说可以啊。没想到后面越来越认真,还拍了部短片,我在现场就是想努力完成自己的部分,不要让人家觉得“当大导演的怎么拍成这个样子”。好在出来效果还好,所以我很高兴。

拍的时候很有意思。我一边拍,工作人员都会在旁边一直说,“来,您坐一下”,好像怕我会站不住一样,太好笑了。我很高兴我去参加了这个(节目),组里的人都很支持我,气氛很融洽。每一次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条件下拍戏,尽力而为,就很好。

上观新闻:对您来说,拍电影最过瘾的是什么?

许鞍华:我觉得最过瘾的是,如果人人都说不行但你拍出来行,就很高兴、很过瘾。

海绵内托

空气净化器招商加盟

溶剂回收

水泥纤维板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