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体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体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通货膨胀罪不在农而在制度【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7 17:32:00 阅读: 来源:软体床厂家

2003年10月,长期持续低迷的中国物价忽然“起飞”,其中尤以粮油价格上涨更引人注目。国内一些经济学家惊呼,中国的通货膨胀已经来临或即将来临,他们其中的有些人把“粮油涨价”看成这次可能发生的通货膨胀的“罪魁祸首”。我自知,本人的学识水平和研究条件都不足以支持我对通货膨胀是否来临做出一个负责任的判断;但是,我想说的是,如果通货膨胀真的已经来临或即将来临,那么这次通货膨胀也“罪”不在农,“粮油涨价”并非主因;我们倒是要好好考虑一下这可能发生的通货膨胀背后的制度因素。

为什么说这次可能发生的通货膨胀罪不在农呢?一是我国通货膨胀的隐忧在2003年10月以前就早已存在。事实上,早在2003年7月,樊纲、周小川等人就已经发出中国可能发生通货膨胀的预警。积极的财政政策已经积极了多年,国债规模已经十分庞大,它就好象一把达摩克斯之剑始终悬在中国人的头上;而另一方面,自今年年初开始,我国货币供应量就已经持续大幅增加了,2003年迄今为止,广义货币供应量比去年同期增长17%,而去年全年的增长率只有14%,此前央行迫于这个压力已经三次调整了全年广义货币供应量的目标值;大量的贸易顺差导致人民币占款量居高不下,面对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央行早已步履维艰了。与此不谋而合地相一致的是,2003年上半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蓬勃发展”,达到了19348亿元的“高水平”,同比增长31.1%,所以,有人认为,可能发生的通货膨胀是“投资推动型”的,恐怕也不无道理。综合上面各方面情况看,“粮油涨价”实在涨的不是时候,背了“罪魁祸首”的黑锅了。二是当前的“粮油涨价”不足以成为引起通货膨胀的主因。由于政策因素和自然灾害因素的共同作用,今年我国夏粮产量达到了9622万吨的近年新低,比上年减产240万吨,减幅达2.4%;虽然目前尚无秋粮收成的准确数据,但综合多方面的信息来看,今年秋粮收成不佳既成事实;国家粮食局专家们的分析结果表明,2003年全球三种谷物总产量将比上年度减产6330万吨,是1997年后的连续第6年递减;由此可见,当前的农产品涨价是由于粮食减产引起的正常市场反映,一种阶段性的价格调整而已;虽然当前的粮油涨价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抢购现象;但认真分析后,你会发现,这也不足以说明“粮油涨价”已经或即将引起通货膨胀;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2003年前三个季度,食品价格总体上涨2.2%,而食品价格上涨的主要因素是蔬菜涨价,蔬菜对食品价格上涨的贡献超过了20%;虽然食用油的价格涨幅较大,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布的数字表明,2003年中国主要油料品种播种面积继续扩大,其中油菜种植面积比上年增长7%,花生种植面积比上年增长5%,所以,食用油的涨价也只是短期现象;而国库现有2.5亿吨存粮对付粮价上扬已经绰绰有余了——我认为目前根本没有平抑粮价的必要。三是即使农业部门有挑起通货膨胀的“贼心”也没有当年的“贼力”了。改革开放后的前三次通货膨胀都是因“农”而起,“粮油涨价”是前三次通货膨胀的先,这一次会不会旧戏重演?1998年以来,我国粮食价格一直持续下跌,现在粮价涨了一点,也只不过相当于1998年的85%,与2000年的粮价大体持平;这几年,农民种粮的收益一直是负数,很多农民不愿种粮,大量农田抛荒;可见,现在的粮价波动只不过是一种理性回归,根本还谈不上“涨”;再者,和最近一次通货膨胀期——1993至1995年相比,城乡居民消费支出中用于食品消费的支出已经下降到37.7%和46.2%,下降幅度超过10个百分点,食品价格上涨对居民消费价格水平的影响力已经减弱很多,而且我国的工业生产结构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农产品为原料的轻工业占工业增加值的比重已经下降倒24.6%,发生涨价连锁反应的基础已经非常薄弱了。

假如通货膨胀真的要发生或已经发生,我以为,我们倒是很有必要研究一下制度和体制因素对通货膨胀的贡献,只要你不把眼睛紧盯着“粮油涨价”,对当前的物价上涨做更全面的考察,你就会发现,可能发生的通货膨胀有更深层次的背景,你甚至会把这次可能发生的通货膨胀命名为“制度型通货膨胀”!

首先,我们来看导致2003年物价上涨的两大“亮点”。一个“亮点”出现在房地产业,2003年1-9月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32.8%,增速高于去年同期3.4个百分点;房地产投资增长怎么这么“强劲”?在我国现行的征地制度下,建设单位使用的非农用地是通过行政审批取得的,在农业用地转为非农用地及土地审批过程中存在太多的“中间利益”,结果就出现了一些对政府官员的“公关”成功者获得了土地,但他们却不是土地的真正需求者,真正的土地需求者又往往“公关”不成,于是,同一地块反复“倒腾”、几经易手的闹剧就在中国房地产界不断上演,“倒腾”催生了中国房地产业的“繁荣”,现行土地制度功不可没;房地产投资“火爆”,消费也不差,2003年前三季度房屋销售价格指数分别为4.8%、4.9%和4.1%,分别比上年同期高出0.5、1.3和0.1个百分点;各大城市的“小高层”、“复式楼”已经不吃香了,别墅销售看好。那么,买房的都是些什么人呢?按照现在通行的说法,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处于中等收入以上的社会阶层,其中除了少数是改革开放培养起来“资本家”及其“走狗”以外,大部分是中国特色的“干部”——国家公务员、教师、医师等。“干部”们不仅要买房,而且还要买车,终于使汽车销售成了导致2003年物价上涨的另一个“亮点”,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月度形势报告,2003年10月,在零售额领先增长的商品类别排序中,汽车类排在第二位,增长48.4%,一些城市甚至出现排队买车的“城市风景线”。也难怪“上流社会”有这么好的消费心理,据说如果不是因为受“非典”影响,“干部”们还要再加工资嘛。“通货膨胀”啊!你到底体现了多少“富人预期”?我们的分配制度和分配政策还不应该改改吗?

其次,2003年物价上涨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许多垄断行业成了带动物价上涨的“领头羊”。2003年前9个月累计平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只比去年同期上涨了0.7%,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钢材、石油、电力价格大幅飙升,其中钢材价格平均上涨20%左右,原油价格上涨了24.9%,燃料、动力购进价格上涨了4.5%;而十月份的通信器材销售额则增长了74.6%,位于当月零售额领先增长的商品类别排行榜的首位。这就迫使我们考虑,这种不正常的价格飙升是否包含着垄断造成的价格“虚高”?

最后,还应该看到,物价总指数的上升也包含着服务产品涨价因素,而且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就近期统计数据看,2003年前三个季度,服务价格累计上涨了2.2%,服务价格的上涨推动居民消费价格上涨了0.5%,而同期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只不过上涨了0.7%。众所周知,在服务产品中包含着相当一部分理论意义上的“公共产品”,如教育和医疗保健服务,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公共产品”已经很大程度上成了“涨价主力军”,在教育部门,1998—2002年的五年间,学杂费上涨了112.1%,平均每年递增16.2%;医疗保健服务也“不甘落后”,其价格年均增长率也超过了10%;君不见,在许多城市,一家家“二甲”、“三甲”医院正在“与时俱进”地进行规模扩张,一座座“大学城”拔地而起,既刺激了“投资”又刺激了“消费”,真是“双赢”!我们的“公共产品”已经成了“通货膨胀”的伙伴了,难道我们的制度和政策还不该检讨吗?

综上所述,本人认为,当前的“粮油涨价”是可以容忍的,我们倒是很有必要检讨一下可能发生的通货膨胀背后的制度和政策因素,并尽快予以适当调整,否则,即使通货膨胀今天不来,明天它也会不请自到!

中国农业网编辑

中国农村将迎来伤筋动骨的变革高州

筑牢粮食安全的水利保障玛丽娅

这些领域人工智能可大展身手混凝土

中国板栗成果发布交流会在河北迁西县举行保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