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体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体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坟场恋爱撞邪少女深夜捉鬼下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37:41 阅读: 来源:软体床厂家

8

那时脑袋缺根筋,胆子贼大,反正死路一条,不如往前走走看。

快靠近奶奶屋门的时候,高又发起疯来,我俩死活拉不住,萝卜朝屋里大喊:奶奶,你快来呀,不行啦!

我才明白,奶奶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和萝卜安排了锁门,我就稳稳放下心来。

奶奶一出来,浑身散发的气息和多面修道呈现出来的面容,叫我大为震惊,果然修为深厚,目光交接,奶奶看我的眼神意味深长。

事急从简,奶奶一看高的情形,双眉紧蹙呵斥一声,大念了一阵咒语,高立马就呆如木鸡。

好不容易把高扶进屋,我抬头一看,好家伙,屋内供满了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佛像,青烟缭绕,佛号阵阵,我又开始出现浑身又痒又酸,头昏脑涨冷汗直流的现象。

再看高,早就像抽筋拔骨一样瘫在地上了,牙口紧闭意识全无,奶奶端来一大盅水给高灌下去,用香灰在高脸上揉搓了好久,紧接着脱下高的鞋袜,用朱砂在高脚底涂抹了半天。

奶奶一头大汗,叫我们扶高去外屋坐一坐,在等待的这半个小时里,奶奶把我叫过去,进行了一次灵魂的谈话。

奶奶训斥我胆子太大了,什么事也敢管,简直不要命了。我大惊失色,赶忙问奶奶:我也被跟上脏东西了吗?求奶奶也救一救我。

奶奶摆摆手,说:你不知道自己天生粮食命吗?精怪最喜欢你这种体质,一旦体弱,精怪立马附身,吸取你的修行,以后这种事情能躲多远躲多远,碰见了也不要吱声,保命要紧。

9

这时,我那探索的好奇心又迸发出来,问奶奶:高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呀?

奶奶问:是不是去过坟场?还待了不少时候?我啄米似地点头,奶奶太厉害了。

奶奶说那地方就不能去,身体好的去了变差,差的更差,阴气入侵,容易招惹鬼怪,今天这鬼东西实在太麻烦,好在已送走,但高的体质发生变化,以后的日子怕也不好过呀。

奶奶无奈地摇摇头,责怪我们不知道天高地厚。为了感谢奶奶的救命之恩,我俩掏空口袋向奶奶表达了谢意。

奶奶一再嘱咐:以后不要乱跑,好好保养身体。

这件事情解决后,我又想起了宿管老师,难道他也是奶奶一般的人物?不妨找他去论道论道。

我先套路了一下宿管老师,我把我们解决的过程告诉他,说反正我也找到了办法,他说不说都不重要。

宿管老师表情奇怪,依旧对我不理不睬,完全不上套,呵!这真是个神秘的娘娘腔。

自此之后,高身体极差,终日郁郁寡欢,总是莫名流泪,除了我还能说几句安慰的话,别人都唯恐避之不及,没几天,高就请假回家了,我想这样也挺好,父母照顾得更周到一些。

我的课程结束后,暂时离开了学校,后来遇到熟人,我就打听了一下高的情况,知道她已经返校上课,我就去找萝卜,约好一起去看看高,萝卜很干脆就答应了。

我和萝卜兴冲冲去看高,结果却没见到,她又请假了,倒是见到了那个校草。

他正拄着拐,一瘸一瘸地挪动,身边依着个陌生女孩,一看关系就不一般,我和萝卜对视一眼,真是铁打的校草流水的女友,这么快就有新欢啦。

10

日常里到处炫舞技的校草,如今这副狼狈相,也不见腿上有石膏绷带,我好奇问他这是咋了?

校草倒也不隐瞒,说是倒霉透了,走得好好的摔了一跤,当时除了疼也不影响走路,谁知道第二天床也下不了了。

各种医院检查做了个遍,什么问题也检查不出来,反正现在就这个样子,没办法。第一次见校草如此颓丧,我有种奇怪的感觉浮上心头,说不清道不明。

之后,萝卜问我看见什么东西没有?我说没有,但就是不对劲,萝卜说我的感觉是对的,校草身边那姑娘不正常,身上跟着东西,黑乎乎看不大明白。

我一惊,我俩还没搞清怎么回事,就听到高在家自杀的消息,我的心咚一声掉到了地上,心想完了,怎么会这样呢?

我把高的各种状态回想了一遍,怎么也想不出她自杀的理由,萝卜也说奇怪,如果高阳寿将尽,出现死相,奶奶不会坐视不管的,可是奶奶什么也没提示啊。

这绝对不是正常死亡!

因为这段时间,我也不在高身边,我就回宿舍问了问其她人,我走后高状态怎么样?大家说挺好呀。

有一个人说:高请假前,和校草还在楼下约会了呢,说了好一会儿话。

我觉得这事,肯定和校草有关系,八成是校草说了什么刺激人的话了吧。我和萝卜怒气冲冲去找校草,这一见不要紧,校草正脸如死灰,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

我问他跟高说了什么话?他说没谈什么复杂的事情,高就跟他说以后就做普通朋友,一副看开的样子,他也没想到高就自杀了,自个儿也吓得够呛。

我看他也不像装出来的,再看他活动自如,我问他:你腿好啦?他突然醒悟过来一般蹬蹬腿踢踢脚,自己都惊奇,怎么突然就好了呢?

11

这一桩又一桩事,把我拉入了一个更大的漩涡,我把奶奶交代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

萝卜问我:如果你是校草的新女友,看见男朋友还和漂亮前女友来往,你会怎么想?我摇摇头。

萝卜指了我一下脑门,好气地说:你个呆子,快跟我走。

我被萝卜拖了一路,问她去哪?萝卜说:说你笨你还真笨,去找校草的现女友问个清楚呀,说不定就是她使坏。

一个凡人使什么坏?难不成还会驭魂术?萝卜也是脑洞大开,不过也对,萝卜从小接触奶奶的熏陶,自然不会用凡人的思维考虑问题。

校草的前女友姓赵,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我们就先叫她赵吧(虽然我从一开始,也没透露这个真实事件任何人的真实信息,萝卜这个名字也是读者群征集来的)

我和萝卜找到赵的时候,赵的脸色让我俩大吃一惊,可以说是黑黄发绿,跟那啥一个感觉?

对,就是鬼火那种飘飘忽忽的虚弱感一样,萝卜就直接问她知不知道高自杀了?赵头也不抬,爱答不理:不认识!

人越想掩饰什么,就越容易露出破绽,赵绝对在撒谎。萝卜一个箭步冲过去扳过她的肩膀,一字一顿说:事情很严重,你再不说实话,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平地惊雷,赵一下子就崩溃了,她说知道他俩还有联系,高长得漂亮学习又好,自己比不过,天天担心,尤其校草找过高后,她和校草第一次约会因为摔跤就黄了,她觉得都是高造成的,私下里找过高。

赵回忆当初是说话不好听,但高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并没有生气,只是冷冷看了她一眼,鼻子哼一声就走了。

自从那次,她回来就开始失眠,听说高自杀了,她也害怕得瑟瑟发抖,哪也不敢去。

12

我俩就一脸茫然,那时年少,认为凡事非黑即白,反正认为高自杀的很大原因,就是赵造成的,现在她自己被鬼跟上了,也算是报应,我俩头也不回地走了。

萝卜肯定地说:校草的瘸腿,高的自杀,赵的病情,绝对和那玩意儿有关系,不过是男人阳气强一些,作用并不是十分明显,躲过劫难也不足为奇。

我似乎明白了点什么,悟性低,尚不能用语言精确表达。

紧接着,校园里赵的消息就传得沸沸扬扬,说赵在教室上课,眼睛一直盯着窗外,老师喊都喊不回来,就在一愣神的瞬间,赵就径直走到窗前往上爬,嘴里说着好啊好啊。

老师一看不对头,赶紧就是往下拽,赵突然就疯了,哭喊着:外面有人叫我,外面有人叫我啊。

全班同学一起上,拔河似地才拽住她,老师一看,这不行呀,赶快找来麻绳,全班协力把赵五花大绑起来。

挣扎的赵涕泪横流,叫嚷着:放开我啊,外面有人叫我,快放开啊。这情景,全班同学吓得魂飞魄散,各种精怪的传言满天飞。

萝卜问我:有没有觉得这个事情,有一个共同点?

我说:高和赵都和校草处过对象。萝卜眼睛亮了,对我的反应能力表示相当满意。

萝卜说:问题就出在校草身上,他害了两个人,跟高的鬼被送走了,他身上也有,不过那鬼又盯上了赵,所以校草的腿伤就好了。

赵找高谈话,高气息微弱,鬼魂又跟着高走了,高自杀后,鬼魂又回来纠缠赵,自然她的精神就越来越差,慢慢被引诱跳楼。

这么一说,一切就解释通了,我甚至知道它一定是那晚撞见的白影,校草看来,那时也沾上了这鬼东西,只是身体好,还能抵抗,高却倒霉了,好厉害的鬼呀!

我被萝卜的推理,惊得半天合不拢嘴,萝卜趁机塞进一个鸡蛋,问我吃饱了没有?

13

现在的萝卜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对查探这件事上了瘾,她提出:要去捉鬼!我的妈呀,我摸摸她的额头,以为她烧糊了脑子。

萝卜说是认真的,我一慌,现在就要下车,谁知道萝卜的车,要开到什么鬼地方去?我看她已经失控了,坚决不干,萝卜说:你怕啥,不是有我呢,你就不想知道结果吗?

萝卜的第一站,还是去找宿管老师,宿管老师见我又来,说了句:我就知道你要来,我也不瞒着你了,这楼确实有问题,你瞧,就那宿舍,据说我来前失火了,有个姑娘在宿舍等男朋友,结果那晚失火,人也没救出来,从那以后就不太平了。

现在招生也不容易,学校就把这个事压下去了,常常吓到人,只要去那屋里烧烧纸说说好话,也就没事了。反正学校也要拆了,告诉你们也无妨。

我的妈,这鬼屋,那时的高和校草还夜夜守着聊天,还是从坟场散步回来后,怎么就巧得都凑一起了。

萝卜就说:咱们晚上也去鬼屋看一看,把那鬼抓出来,不然它以后还要害人。我不去!想起那晚我现在还哆嗦,我看萝卜也疯了。

萝卜甩了我一个白眼,一脚踢开了那破门,铁锁啪嗒一声掉地上,有股呛鼻的纸灰味,萝卜生拉硬拽把我带进了鬼屋。

手电筒所到之处,墙上布满灰尘,墙角结满蜘蛛网,光影放大了爬行的蜘蛛,张牙舞张瘆的慌,一堆破铜烂铁堆在地上,竟然有几只横七竖八的破拖鞋,隐约有些焦糊味。

其它什么也没发现,萝卜说:这家伙,早不在了。

14

听说鬼不在了,我瞬间胆大了,跟着萝卜又在宿舍楼的角角落落里,转来转去,在走到四楼西北角的时候,萝卜问我那是什么?我就把以前看见的情景说了。

萝卜说:咱们去那边看一看。我一下子就腿软了,萝卜说有我在,怕啥呢?你总不能叫我一个人去吧。

我俩就打着手电筒去了坟场,那时候已是入冬,伸手不见五指,浓重的黑暗吞吃了手电筒微弱的光亮,我们只看得见脚下的路。

我又开始浑身瑟瑟发抖,呼吸急促,双手冒冷汗,萝卜拉紧我说别害怕,给我塞了个红红的小三角,没一会儿我就舒服多了,心里也不怕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害怕得要死,却还会跟着萝卜到处跑的原因,她总是有备无患,考虑周到。

我俩转了好一阵,什么也没发现就回了学校,我一觉睡到天亮,听见耳边哗哗翻纸的声音,我睁开眼,萝卜画了图叫我看是不是坟场的样子,我点头。

萝卜又带我去找她奶奶,奶奶看完图若有所思,说这坟场就是古怪,简直就是大凶的布局,谁进去谁倒霉,哪个造孽玩意儿搞这害人东西。

奶奶说烧死的魂魄不安,借着这次机会跑出来,怨结未解,流离失所,不如超度一番,给她一个解脱,免得到处飘荡,害苦了这些学生娃娃。

15

这件事结束后,萝卜约我说:一起去看看赵吧,想想她也是无辜的受害者,我俩当初对人家也不客气。去了学校才知道,赵已经退学了。

我们想从校草嘴里,打听一下赵的去向,才知道校草也转学了,我俩心想救一个算一个,追到了校草的新学校守株待兔。

校草不光人帅有钱,还有情有义,借助家里的关系查了个遍,但赵就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意外的是,校草家真金白银,买下了这块地,下学期,学校也要拆了。我和萝卜面面相觑,只好祝福他们平平安安,养好身体渡过劫难。

这世道,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身体不好,鬼也来欺负,可怜我的好朋友高,看不到这一天了,悲伤逆流成河。

天生不凡九游版

奥特曼王者传奇手游

不朽之城

怒战雷霆破解版

相关阅读